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成功典范 >

《名家故居逸事》(图)

作者:admin     发布时间:2021-10-27 14:24 点击数:

  嘉兴姚家埭21号是沈曾植故居。和我前两次来时相仿,老屋依然空荡。身后的寂寞正反衬了大师高深的学问,普通人如我们,只能浮光掠影地从他的著作名称中知道个大概,又哪里深究得了?但寂寞又何妨呢?学问原本从寂寞中来,作为大师的沈曾植亦不例外。

  沈曾植,字子培,号乙盦,晚号寐叟,浙江嘉兴人。驾浮阁等楼阁厅堂便是沈曾植在嘉兴的故居。走进驾浮阁,一眼便见沈曾植的半身铜像,戴着眼镜,留着胡须,着一件门襟衫,身后还留一根长辫,传统的遗老形象。铜像后面,是很大的六块匾,上面是沈曾植的章草书法作品。悬挂其上的“驾浮阁”三字和两旁的抱柱联,由其弟子王蘧常所书,是另一种章草:留海日灵光公原永在,继周孔绝学谁接孤踪。再看沈曾植像,那不太看得出表情的眼里,自有一股深邃。继周孔绝学岂是易事,谁接孤踪更是难上加难,所以才有海日楼灵光之永在。

  海日楼是沈曾植在上海的寓所,“海日楼”典出唐代诗人王湾的诗:“海日生残夜,江春入旧年。”残夜未尽日已升,新年未到春先到,充满了希望,如沈氏的学问。

  驾浮阁和北面的晁采楼在建筑上呈走马堂楼的格局,那四面围合的院子里植有两株桂花。“晁采楼”三字也王蘧常书。晁采楼之楼下厅内,是有关沈曾植的生平及作品等介绍,分为五大内容:生平行迹、学术大师、书法泰斗、诗坛巨子、蜚声中外。最为人接受的还是他的书法,他以草书著称,取法广泛,融汉隶、北碑、章草为一炉,自成一体,受到当时书法界的推崇。我们从晁采楼的西梯上去,首先来到大师的书房。靠近南窗沾满了灰尘的书桌上,摆放着文房四宝,旁边是一只青瓷画缸。书桌后面,是书橱和书柜,书柜的小门上,还标着“四部”、“丛刊”等字。

  沈曾植出生于京师南横街的老屋,是沈家的次子。8 岁丧父,童年生活很清苦。他的启蒙老师请的是一些亲戚熟人中在京待考者,抽空来教一阵子,教学都不到一年。他后来在《业师高先生传》中,深情地回忆给了他很大影响的高伟曾师。沈曾植家境贫困,曾忍痛以祖传《灵飞经》初拓本送当铺换钱买米。但就是在极其困苦的条件下,他开始了大量的阅读;婚后,又开始治边疆地理学、研究法律,十年寒窗之后,已是学富五车了。光绪六年(1880年)的礼部会试,圆了他的进士梦,并深得副考官翁同龢的赏识,这年他31岁。

  他第一次来嘉兴故里,便是考中进士跨入仕途后,归里省亲。可以想象,这时的沈曾植该是怎样地扬眉吐气、意气风发,这一年里,沪杭穗苏等地都留下了他的足迹。

  省亲后回到北京,沈曾植先后在刑部、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等部门供职。其间,康有为上书请变法维新,有沈曾植的参与。中日甲午战争之后,沈曾植上书建议向英国借款修建铁路,主张发展经济、增强国力来保护国家。他还积极地游说户部尚书翁同龢,力主开办新式教育的学堂,开设国家银行。沙俄企图谋取在我黑龙江上的渔业及航务利益,他据理力争,令对方理屈词穷,无计可施。作为清廷的一个中坚分子,沈曾植是一个维新派,更是一位爱国者。香港六盒采免费资料挂牌

关闭窗口